首页 咽下这口白浊(SM) 下章
第3章 怈出小偪
 ***祁连杭掀开被子,到她身下,私密的三角处发相当少,只有几短短的黑色。这些是他亲手拔的,在初中那会儿每隔一段时间,就会去拿镊子,把她的拔起,她当然会很疼,所以每次都是把她的双手双脚绑起来。

 谷语会不停大哭着求他,结果每一发都逃不过被拽掉的命运,到现在这些发已经长不出来了。变得这么干净,这还得多亏出自于他之手。

 “你水了。想不想被我,嗯?”她还在发低烧,神志不清,说出来的话也是迷糊糊,红着脸,个不停,分明就是一副想被的模样。

 “不说话我可就进去了?”谷语难受的大声着。用胳膊挣扎着想推开他,呼吸声急促沙哑。“我好难受,你放开我,好热,好热啊!”

 身上都开始流汗了。祁连杭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偏方,据说发烧流汗会好的更快,他想了想,抬起她一条腿架在肩膀上,扶着青筋紧绷巨大的巴,进她水的中,依然是熟悉的紧感。小腹填充的,谷语抓住被子发出尖叫。

 她无力的想要翻身挣扎,被打青紫的股,又再次被他狠狠一扇。“再动信不信给你血!”“我难受,别了。别了!”

 “难受还能这么多水?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有多,你身体被我了四年,我一碰就发洪水,在我巴下高的次数还少吗?”祁连杭狞笑掐住她的脖子,“说你舒服,说你!快说!”

 她眼泪进了耳朵里,固执的摇头哭出声,“我不说。”“你想挨打?”祁连杭语气寒冷,骤然变得冷漠,巴猛地往里戳进深处,谷语难受的脚背都绷直了。

 捂住哭肿的眼睛,咬着牙倔强的不肯呻。祁连杭绷着脸目不悦,长长的柳叶眼眯起,伸出巴掌还没朝她子上落下去,在地上掉着的校服子,里面传来了手机的振铃声。

 那是她的手机,谷语哭的一颤一颤,知道不敢惹他生气,哭的声音都在憋小,她懦弱的太喜欢被找打了。无形之中拨着他的怒火。祁连杭拔出淋淋的巴,去拿她的手机。

 “你妈,接!”谷语用力擦干眼睛,止住泣声,划通电话放在耳边。“妈…妈。”她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,那边问她怎么了。

 “呜我,我发烧了。好难受。”祁连杭扯起笑,握住她的脚踝忽然往上抬起,掰开她的小了进去。

 “唔额!”谷语撑不住发出一声娇,急忙捂住嘴巴。“没事吧小谷?”电话那头的女人问她。谷语哭着掉泪,“没,没事,妈妈。”

 “还有一百多天就要高考了。要注意下身体啊…妈妈今年过年回去看看你好不好?你跟连杭要好好相处,有什么事他一个男孩子会帮你的。”祁连杭故意往她身体里狠狠的顶撞。

 就看她拼命忍叫着不敢出声的样子,哭的好可怜,真让人心疼。谷语不停的嗯…实在说不出话了。那个帮助她的人,此刻就欺在她的身上,把她的说不出一句话。

 “妈…我要睡觉了。下次聊。”她坚持不住了。迅速把电话挂断,难受的哼出声哭着。纤细的手指抵住他的腹部。“别了。呜啊别了!肚子要坏掉了。你出去,让我睡,我真的好难受。”

 “谁准你命令我了?皮了?”祁连杭就是改不了喜欢给她制造绝望的毛病,越是难受他越是干的用力,眉头紧拧,她仿佛在杀她。

 将她身子翻过来,跪在身后她的股,她的,一个接一个的巴掌,皮肤早就烂的青紫,身体的每个角落。除了能漏出来的脖子和手腕,其它地方没一块完整的皮

 “唔…呜!”谷语咬住枕头,面色痛苦的狰狞,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往下滑落,此时的小脸上充绝望的爆红色。

 “我告诉你谷语,你是要被我给一辈子的!再不听话以后有的是你挨打的份!别以为上了大学就能摆我,你身份证户口本,还有你妈每个月打来的钱全在我手里捏着。要是敢不听话,我分分钟断了你的生路!”

 红肿的此刻烂的破皮,开始有了血的痕迹,谷语痛苦的松开枕头,口水从嘴角的滑落,凄凉的绝望声求他。“轻点,坏了。小要坏掉了!呜坏了。饶命,饶了我!”整张都在晃动。

 她绝望的发出嘶哑哀嚎,身后的人像是没听到一样,掠夺着她身体最后一丝生机,把她的跪都跪不起来,祁连杭速度很快,快到巴的重影开始模糊。快要来了。

 他锢着被他掐紫的细,撞击了上百次,卵蛋把拍打的通红。“妈的,老子今天偏偏就是要进去!”谷语惊恐的瞪大眼睛,“不要!”

 “啊不要!不要进来,我求求你了不要!”她发出刺耳的尖叫,双手双脚并用开始往前爬,不管他的多用力,哪怕是死她都不要。

 祁连杭摁着她的脑袋往柔软的枕头上砸下去,呼吸瞬间被闷住,大量稠浊的一股道中,她感受到那股冲击力,温入肚子里。谷语趴在上哭的肝肠寸断,燥耳的声音让他情绪更不好了。

 “闭嘴闭嘴闭嘴啊!”祁连杭凶狠大吼着。扇打她烂开血的股,谷语疼的搐起来,咬住自己的牙齿,自己把声音憋回去,他出被染红血淋淋的巴,里面一涌而出,出小,大量白浊的含着她的体,打身下的单。“没让你高,是不是不了。嗯?那再来一次?”“不。不要,好痛,全身都好痛。”

 “废话,血了能不痛吗?流汗了没我看看。”他翻转过她的身体,才发现那双眼睛已经肿的不像话了。红血丝看着着实吓人,跟快哭死了一样。

 鼻涕的到处都是。祁连杭忍住内心的不愉快,拉过她的手,放在自己的巴上,干净。

 她又被像个用废的卫生纸一样丢在一边,谷语全身僵硬着。手指微颤,手心沾了从她体内出来的血,一动也不敢动。***跟他做的那天起。

 她就每天在吃长期避孕药,为此还定几个闹钟提醒自己,可祁连杭每次都会把她的药藏在不同的地方让她去找,喜欢看她着急又没办法,找不到的次数很多,总是求他把药给她。这次也不例外。 n6ZwW.cOm
上章 咽下这口白浊(SM)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