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咽下这口白浊(SM) 下章
第14章 昅着鼻子起裑
 她笑容灿烂的扬起大红,抬起胳膊在他肩膀上撑住,“祁哥!你看你,我可是还比你大两岁呢,这么晾着我,不太好吧?”祁连杭突然往她腿上猛地一踹,人尖叫着直接扑倒在了地上,李戈赶忙弯扶住她。

 “没事吧?”“连杭,犯不着这样。”他抬起头,看他厌恶的拍了拍肩膀,死死瞪着地上的女人,眼里的煞气蜂拥而出,“你他妈恶心谁呢?再有下次,老子踹死你!”

 书店里放着幽静的古典音乐,优雅的钢琴曲缭绕在每一个角落,一共有两层的复古书店,这里的每一个老物件都令人惊叹,真的打造出来一模一样的陈旧感。

 谷语看到书架上摆放着的卡通挂链走不动路了。仔细看着每一个小人的造型,身后忽然传来池镇硕的声音。“我小时候也看过这个动漫呢。”她略有惊讶的转过头,“你也看?这是美少女战士。”

 “我知道啊…小时候我姐在家经常看,算是童年的回忆吧。”他拿起一个扎着黄双马尾比耶的卡通小人,是个挂在包上的吊坠,的确很可爱。“你喜欢?”

 “很喜欢。”“那你想要吗?”谷语表情一顿,摇了摇头,转移话题的往前走,“你想买什么书来着?应该是在二楼吧,下面都是些考试专用的。”

 “好像是,上楼看看吧。”他拿走了那个小人,悄悄攥在手心里不让她看到。从书店出来时,已经是下午三点了。

 天气热的有些难受,谷语哪里都想去,但是身上真的一分钱都没有。两个人走在人行道的树底下,一旁是叉而过的电动车道路。

 她低着头踩在盲道上面,从树叶隙下投下来的影子,打在她的黑发上,精致的侧脸时而被阳光照上光斑,他表达不出心里的开心,只觉得她很好看。谷语问他接下来还想去哪。

 池镇硕单肩背着书包,双手兜看着前面的路思考,“不知道呢,天气好热啊。”谷语犹豫着。要不要告诉他回家,毕竟太热了,她穿着长袖校服,也实在是快顶不住了。

 “小心!”池镇硕惊呼,快速搂着她的肩膀抱进怀里,面前大电线杆子她根本就没看到,一直低着头差点撞上。

 男生很高,抱着她,怀里的小人也才不过到他的肩膀,都是安全感,谷语眼睛睁大,心有余悸的松了口气。

 “谢谢谢!”池镇硕低头朝她轻笑,很自然的上她的脑袋,“没事,下次走路记得看路,不要一直低着头。”他的动作让两个人皆是一愣。

 说实话,摸头这件事情,他已经肖想很久了。这么一看手感还真不错。谷语脸颊唰的爆红,池镇硕尴尬笑了笑,松开她的肩膀,“不好意思,唐突了。”“对了。你想吃冰淇淋吗?”谷语急忙摇头,“我不吃。”“那你在这里等我一下。”

 他冲着前面的甜品店跑去,两条腿修长笔直,跑的飞快,校服下的身影洋溢着少年的气质,谷语脸红心跳迟迟没有平复,低下头不停的咽嘴中唾沫,心脏快要跳出腔。没过一会儿,他回来了。

 手里拿着一个冰凌,朝她扬起神秘的笑,突然弯下低头,冰淇淋的油滑过她的嘴边,清凉的香味涌入鼻尖,嘴角黏着油,呆呆看着他。“好了。现在这个冰淇淋是你的了。”

 “不…我不吃!”池镇硕一副苦恼拧着眉,“可冰淇淋都蹭到你的嘴巴了。怎么办?”谷语咽着口水,明知道他是故意的,却还是忍不住的心动,这感觉好强烈,几乎快把她到窒息,眼中窜跳的冲动,快要浮起粉的泡泡。

 她接过冰淇淋,触碰上他冰凉的手指,池镇硕松开的很慢,小心翼翼,两人的手指触碰时间很长,摩擦过每一个细节,松开的那一刻,细长的手指悄悄在她指尖划过。蜻蜓点水的惑。

 ***池镇硕把她送回去时,才突然想起来,那个玩具小人忘记给她了。祁连杭还没有回来,谷语洗了个澡,坐在客厅里写作业,从书包中掉出来池镇硕给她的那盒东西,不足一个巴掌大小,打开里面是一个粉糖。包装盒后面写着定制款。

 她好奇的拿起来左右细看,准备拆开吃时,门锁突然转动,下意识的藏起来放到书包里。祁连杭下鞋子,肩膀挂着校服吊儿郎当,把手里捏着十几不同的笔和笔扔给她。笔散落在沙发上,她一一捡起来,并没说什么。祁连杭一股坐到她的身旁,沙发忽然凹陷下去。

 他拧着手中的饮料,却并没有打开,看了她一眼,往反方向用力拧了拧,递给她,命令道,“给我拧开!”

 那是一瓶维生素饮料,谷语接过来,盖子很大,几乎都要握不住,放在双腿间夹住,用力拧去,咬着牙根本拧不动,手指被盖子上的纹路磨的生疼。

 她试了好几次,都纹丝不动,手心全红,转头抿着嘴巴,对他说道,“拧不开。”他撑着脑袋,似笑非笑看着她,她自己都不知道这个样子有多可怜。“我给你吃,给你喝的,怎么连瓶水都拧不动了?你还会干什么,小废物。”

 他伸出手,隔着粉的睡衣去掐她的部,谷语疼的缩着肩膀,低头把自己身体缩成了乌一样。

 “子也没变大,力气也不大,就数你的小最紧了。想不想做?嗯?”她不吭声,摇了摇头,祁连杭在她柔软的子上狠狠一掐。“啊!”“有你说不想的份吗?废物!”

 他夺过她手里的那瓶饮料,轻而易举就把它拧开,仰头喝了几口,拽着她的头发往后拉,忽然将她的脸抬起来,捏开她的嘴巴,把饮料往她嘴里面灌进去,她猝不及防的被呛住,死都不肯咽下去。

 黄体顺着嘴边下,嘴里甜腻的味道蔓延开,咳红了脸,推着他的手绝望呜着。大半瓶都给她灌了下去,只是咽了一小口,剩下的全了出来。

 他把所剩不多的饮料灌进自己的嘴里,扔下空瓶子踢了一脚。“真她妈废物!”谷语低着头闷声咳嗽,祁连杭起身一边掉身上的短袖,往浴室走。

 “给我准备一下,老子洗完澡要干你!”谷语擦着嘴角黏黏的体,身上的睡衣也全都透了,她眼角挤出咳嗽的眼泪,着鼻子起身,往卧室里去换衣服。 N6zWw.CoM
上章 咽下这口白浊(SM)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