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咽下这口白浊(SM) 下章
第18章 是祁连杭给
 可他偏偏就是想要进这里,往里面用力入进深处,祁连杭舒服的倒一口凉气,眯着眼睛,从出大量浓稠的,打入她的道深处,麻麻的感觉让她全身都猛地一抖。

 “呜…呜!”谷语不敢用力,更不敢责怪他为什么进去,只能不停说服他,“你拔出来,快拔出来啊!”

 那张哭红的脸蛋格外可怜,气鼓鼓的嘟着嘴巴,哭的分外眼红,水灵灵的眼里泪珠都能融化成镜中倒影。

 “闭嘴!”他有点忍不住。按了按鼓起来的肚子,她哭的更沙哑,祁连杭拔出来,用她的嘴,把自己的巴给清理干净,提上子,看着从她小出来的滴到马桶上。

 “我说过了。!我不会给你吃避孕药,能不能怀上看你自己的身体。”他笑得放肆,不羁,拍着她软软的脸蛋,声音放轻,如同恶魔的低语,“要是真怀上了。你这学也不用上了。”

 “呜啊呜…我不要怀孕,我不要!”他不肯让她清理下面的东西,内也扒下来,不准她穿,一整个下午她都只能穿着校服子,感受到道里面出,一直到小腿黏糊糊的。

 甚至都已经滴到了脚踝的石膏上,在池镇硕面前她格外的羞,低着头,不敢直视他,害怕被看出什么异样。

 ***虽说不想给她什么好脸色,但是生日礼物他还是想准备,一年就一次,至少得让她有一天开心点吧。

 祁连杭拟定了很多种方案,选择了一款蛋糕的款式,去商场里给她挑一件漂亮的裙子,他忍着不想给她买那些情趣内衣,可看着实在人,穿到她身上一定会很好看。

 祁连杭着嘴角,还是忍住了冲动,选择了一件黄连衣裙,上面点缀着很多小雏菊,她皮肤那么白,穿这件裙子一定会很好看。

 祁连杭心欢喜的把衣服打包好,回到家藏在底下,等待着过几天她生日再拿出来,从来没给她送过这种东西,不知道她收到以后脸上该有多开心。“这个送给你。”池镇硕放到她的桌子上。

 一个粉头发扎着双马尾的小人手办,谷语惊讶的拿起来看,这是上次在书店里面看到的玩具,没想到他竟然买了。“不行,这是你买的,我不能要。”

 他坐在她的隔壁,侧身撑着脑袋,轻笑道,“就当作是你的生日礼物,可以吗?等考完试之后,还有一个更大的礼物送给你。”谷语急忙摇头,“不用,真的不用,我只是过个生日而已,不是什么大事。”

 “过生日还不是大事吗?谷语,生活里面有一点仪式感才行,不要过的这么枯燥乏味。”他趴在桌子上朝她眯眼笑着。

 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温柔,每次出这种笑都令人脸红,是那种直勾勾的盯着眼睛,丝毫没有任何遮掩的情绪。谷语脸颊烫了起来,紧握住手中的小人,扭过头看向桌面,不知所措挠了挠太阳

 “嗯…谢谢你,我收下了。”“不用跟我客气。”这是近几年来,她收到过最有意义的生日礼物。

 从来没有人会去真的了解她喜欢什么,祁连杭只是一味的足自己,给她任何在上情趣的玩具,强迫她接受他口中所谓的爱。一个吊坠的小人就能让她足,格外开心。

 在她生日的那天,冲刺保送班并没有上课,校长组织着他们去外面走走,担心他们压力太大,五个老师领着。去学校后山上放松,一片上坡路,走的人酸腿疼。谷语腿很疼,稍一用力就软了下去。

 膝盖就要狠狠砸在地上,池镇硕眼疾手快抓住她的胳膊,将她提了起来,“谢谢。”她吓出了头冷汗,身后就是陡坡,万一滚落下去,后果不堪设想,他迟迟没松开她的胳膊,冲着前面几个老师吆喝道,“老师!谷语身体不适,没办法爬山,我们在这儿等你们吧!”

 她苍白虚弱的脸,足以说明一切了。一个女老师走过来询问,“是哪里不舒服?肚子疼吗?要不要我送你去下面的诊所?”“没事的老师,我只是有点恐高。”

 “是这样啊。”她松了口气,直起身子叮嘱道池镇硕,“那就拜托你照顾一下她,我们很快就下来。”“好的老师。”谷语被扶着坐到山路的石头上。

 他的手还依然紧紧抓着她的胳膊,宽大的手掌,从衣服上渗透进来的温度,几乎把那条胳膊都要给融化了。“明天考试,有信心吗?”“还好,不是很紧张。”

 “那就行,按你的水平正常发挥就可以了。我们一定能上同一个大学。”谷语伸出手,握住他的手腕,想把他的手推下去。

 “没事的,你可以不用一直拽着我,我不会滚下去,”池镇硕依然没松开,反而抓得越来越紧,甚至胳膊都有些痛。“谷语,今天有人跟你说过生日快乐吗?”

 她愣了一下,仔细想想还真没有,祁连杭只告诉她晚上回来有惊喜,却并没有跟她说一声祝福。

 “生日快乐。”他笑道,歪着头眼里看向她,带着些许的宠溺,足以使人溺死在这片溺爱的海中。

 “谢…谢谢。”“那我能问你个问题吗?”他说道,“你觉得我怎么样?你喜欢我吗?”她愣了一下,紧张的转过头,尴尬的咧出笑容,不敢正视他的双眼,“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?”池镇硕也松开了她的胳膊,弯撑着大腿,刘海垂落,遮挡住他情绪不明的双眼。

 “我也知道这个问题有些唐突。但是我真的很想知道,我每天都在想这个答案,你真的很可爱,是跟别人那种不一样的可爱,每次看我的眼神也跟别人不一样,”

 “大概是从你送给我那糖开始,我给你的那糖上也有差不多相同的话,那我们这算是已经相互表白心意了吗?”谷语愣住,她好像忘了解释。

 原本送给他的那糖,她并不知道有表白的意思,只单纯的为了答谢他而已。池镇硕对她现在的情绪有些琢磨不透,歪着头问道,“难道不是吗?还是说我误会了什么?”

 “没有…你你没有误会,只是刚开始那糖,是祁连杭给我的,我没有想过是表白用的,可是你也没有理解错,我的确…的确。”她捂着脸说不出口,喜欢这两个字太难了。焦急的额头上冒汗。“没事的,你别急,现在不用着急给我答案,等考完试我们也可以再说。” N6zWw.CoM
上章 咽下这口白浊(SM)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