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咽下这口白浊(SM) 下章
第23章 从中间撕开了
 半个月后,副校长来传达给她喜讯,拿来了左都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给她。谷语知道自己有希望会考上,可拿到的那刻激动的话也说不出来。

 迫不及待的想把这个喜讯分享给池镇硕,等他中午来的时候,急忙将在枕头下的录取通知书拿出来。“快看快看!我考上了!”

 “真的啊?”他眼中闪过惊讶的喜悦,可很快又平静的落寞下来。“谷语,我得告诉你一件事。”池镇硕的语气很严肃,就连脸上的笑也消失了。

 背着双手站在边,叹了声气的低下头,“左都大学,我可能…”谷语心脏腾然跳了一下,颤抖着慢慢放下手中的东西,“什么啊?

 你明明成绩那么好,不可能考不上的,你别吓我,这不是你一开始就决定好的志愿吗!”他抬头消沉的看向她,“谷语。”然而缓缓的,从身后拿出跟她手里一模一样的东西,“考上了。”

 “那你干嘛吓我啊!吓死我了啊!讨厌,你真的很烦啊!”她愤怒的撅着嘴巴,扬起拳头往他胳膊上捶打,池镇硕绷不住的笑声肆意的大笑起来。

 “对不起,捉弄你有点好玩了。下次不会了。”谷语气急败坏的想伸出脚踢他,瞧她都快哭出来的样子。

 “好了好了。别生气,我下次真不会了。”池镇硕上前抱住她,她气愤的拧着他上的瘦,疼得倒冷气。

 “烦死了你,不准再开这种玩笑了。”真的快要吓死了。她拼尽全力考上大学,不能没有他。

 “那看在我考上的份上,我能得到你的奖励吗?”他弯下眼的期待放着亮晶晶的星光。

 谷语撅了撅嘴巴,仰起头吧唧亲上他的下,转瞬即逝的一瞬间,嘟着嘴可可爱爱的脸蛋,悄然燃起了绯红的光泽,是一副深陷恋爱中的少女。

 ***谷语想通知爸妈这个喜讯,但是他们的电话怎么也打不通,试了好几次,一个关机,另一个无法拨通,他们在外地不知道是不是出事了。谷语很担心,可她才发现自己除了他们的手机号,什么信息都不知道。

 她想了想,出院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警局报案,池镇硕全程陪着她,因为要录笔录,他在门口等着。不到十分钟,她便出来了。眉头皱的很紧,委屈的望着他。“警察怎么说?”

 池镇硕搂过她的肩膀,将她紧皱的眉头抚平开,谷语贴在他的怀中,声音闷闷不乐,“他们说暂时给不了我答复,让我回去等消息,会尽快开始找人,起码现在还没有出事。”“没事,相信他们很快就能找到的,不用担心。”

 离开学还有两个月的时间,谷语手里只有祁连杭父母给她的赔偿金,还剩下二十多万,这些钱足够撑到她上完大学了。副校长也从祁连杭那里,将她身份证和银行卡全部讨要了回来。

 她现在真的是自由之身了。再也不用会被他的威胁束缚。左都大学在北山城,坐四个小时的飞机才能到达。

 他们提前一个月便去了那边,学校对保送生有着特例优待,会组织在暑假中参加听讲大一到大四任意的教授课程。谷语对自己想要选的专业还不清楚。

 在选专业上急出了一头汗,池镇硕每天陪着她参加不同的课程体验,耐心的告诉她慢慢来,他在考试前就已经决定要学法律了。

 左都大学的法学院相当着名,每年培育出来的人才市场占据额在百分之四十,他一早就想好自己未来的路,才会坚定的选择这个学校。谷语觉得吃力,跟不上他未来的脚步,甚至也想跟他选同一个专业。

 “真的不着急,专业这个事还有一个月,你没必要跟着我的脚步走,你要选一个自己喜欢的,谷语,你的人生是你自己的人生。”

 “我知道…可我真的不是很明白我适合哪一个,我甚至从来就没有想过,池镇硕,你现在就是我最大的目标了。”池镇硕拉下她拽着自己头发的手,放在自己脸庞轻轻蹭着。

 手心上传来他皮肤的温度,脸部皮肤软细腻,谷语看着他的动作,温柔似水,浮起淡笑,眼里的目光都是她。

 “谷语,我很开心,但是你要记得,你是为了自己而活的,你不为所有人,你不能把我当成你的目标,那样的目标就太廉价了。”

 “可你怎么会廉价啊。”她眼眶一热,?没有人对她说过这样的话,祁连杭也曾不断的跟她说。

 她是为了他而活的,没了他,她自己什么都不是。怎么会有池镇硕这么温柔的人。谷语着鼻子把头埋在桌子上,耳边传来他磁的低笑声,“今天中午我们吃你最爱吃的炸好吗?”

 “唔…”晚上在楼下看着宿舍的灯被打开了。谷语惑的思考着自己早上走的时候,是不是忘记关灯了。宿舍是双人间。

 但因为还没开学的原因,只有她一个人在住,提着吃剩的半份炸急匆匆上楼,发现门没有关。谷语胆怯的望了望走廊四周,她推开门往里看,里面两张单人整齐的对头排放着。跟走之前没有变化,东西都还在原位。

 她真的不确定自己走的时候到底有没有关门,或者是没有关紧,被走廊上的风吹开了,想到这里谷语松了口气,把炸盒子放在了桌子上,点清自己的物品没有少,放心的坐在上长舒一声,拿起头今早没喝完的饮料一饮而尽。

 燥耳的铃声突然在耳边大肆响起,谷语腾然瞪大双眼,发觉不对劲,立马从上坐起。看向窗外,白青天,树梢上还停留着几只麻雀在不停的叫。怎么回事。

 她什么时候睡着的?喉咙一阵干燥,她想咳嗽却感觉里面相当难受,捂住脖子,空空凉凉的,低头一看,自己的衣服什么时候不见了,下身还在,上身的衣领被扯得惨不忍睹,从中间撕开了一道,前还痛。

 谷语环绕着房间,心脏忐忑的不停在跳,感觉像是有什么人来过,可她的房门都锁得好好的。

 她睡觉的时候也很感,有什么大的动静自己也一定会醒过来,或许是昨天晚上太热了吗?窗户都关着。可能是这个原因,所以自己无意识的才拉开衣领,她力气难道这么大?手机的铃声又开始响了。才发现是池镇硕打来的电话。 n6zwW.cOm
上章 咽下这口白浊(SM)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