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咽下这口白浊(SM) 下章
第26章 呜会杀人
 她狼狈的样子很是可怜,祁连杭并不想让自己怜悯她,甩开她的头发,从她的衣服口袋里拿出手机,找到池镇硕的电话扔在她面前。“现在打电话跟他说分手!你就有饭吃,少受一些皮之苦,别给我挣扎。”

 她跪着无动于衷,池镇硕抬脚往她肚子上踹,大吼道,“快点啊!没听到?”谷语闷哼一声,跪趴在地上,胳膊撑着地面,垂下头仍然不说话,祁连杭脸色很差,断眉紧拧,呲牙几乎想吃了她!

 “妈的,我跟你说话呢!没听到?你他妈再敢违抗我一个试试!”那无动于衷的沉默,就是无形的在他头顶浇上烈火,祁连杭根本不想把她当成人看,一脚狠狠撂在她柔软的腹部,直接将她身子踹的翻过去。

 “我让你打电话给他分手!还听不明白吗!你妈的你找死啊…你今天要是不听我的话,我把你打死!”

 她痛苦的捂着肚子,脸色红肿变得狰狞,额头上冒出的虚汗往下落,谷语攥紧拳头,嘶哑的哭声说道,“我不分。”

 “你不分?”祁连杭难以置信冷笑了两声,又重复了一遍,“你不分?你是没把我放在眼里啊…谷语,翅膀硬了?觉得上了大学离开我了不起了?你他妈牛啊!你生是我的人,死是我的鬼,如果没有我,你现在就应该在那破树林里被强死了!”他一只脚狠狠的踩上她的胳膊,蹲下来在她子上扇了两声清脆的巴掌。

 “你以为池镇硕是什么好人吗?指不定他也是想强你呢,真单纯的东西,你被他怎么玩死都不知道,跟那些想强你的男人没什么两样,他就是为了你的身体,你怎么还不明白呢!”

 她大哭着想要推开他的脚,“是你,那不是他!你才是想要我的身体,他跟你不一样,他跟任何人都不一样,你跟他没法比!”

 “!”一巴掌甩过来,谷语脑袋嗡嗡作响,几乎听不到耳边的声音,脸颊骤痛,呆呆的着眼泪。“不分是吧,那我就让你好好看看池镇硕的真面目!不分也得分!”

 顶着午后的烈,周围的商铺都不肯给他看监控,打听了很多人全都不知道,他一开始就报警。

 那些警察说帮他调查监控后,又打来电话,告诉他没有这个权限。没办法他只能一个人找,一直从中午找到下午6点,池镇硕蹲在路边累的直气,额头上的汗把头发黏的全了,她电话不接,信息不回,被人拐走的可能很大,这几个小时他已经想象到几种人贩子了。

 池镇硕焦虑的抓着头发,越想越不明白。警察不可能没权限,不想帮他才说得过去,谁有这么大的权力,他突然想到了祁连杭。一直等到第二天,他收到了谷语的信息,可是显然不是出自她手发出来的,只有简单的一个地点。南长街34号。

 池镇硕打车来到这荒无人地的工厂仓库,门口停着几辆机车,四五个男人手拿着和锤头,架在肩膀上吊儿郎当的靠近他,个子甚至还要比他矮上几寸。“池镇硕?”

 “谷语呢?”仓库门轰隆隆被拉响,灰尘随着起风飘扬空中,呛了一鼻子的木屑,几个男人将绑住的池镇硕扔在堆木箱的一角,朝着一个方向大喊,“祁哥,人带来了!”

 宽敞的仓库回音声巨大,池镇硕很快看到来人了。谷语穿着不合身的宽大黑色卫衣,里面显然是真空的,什么都没穿,他心下一沉。

 看到祁连杭掐着她的脖子怒气冲冲走来,她艰难的踮起脚尖,难受握住脖子上的手,嘶哑的发出哽咽哭声,看到她脸蛋上红肿的伤痕,池镇硕着急坐起来。“你都对她做了什么?把她放开!”

 “呦,刚来就着急着英雄救美呢?我看你都自身难保了吧。”祁连杭放开她的脖子,薅住她的头发,让她被迫看向池镇硕。

 “既然在手机信息上没办法说,那就当面说,来,分手,快点的。”谷语泪水在眼眶里打转,头皮扯的相当痛苦,不甘心的看向池镇硕,“呜我不说。”

 “你把她松开,松开啊!”他的眼里是心疼,挣扎着起身,池镇硕从来没这么生气过,他的举动在祁连杭看来像是个跳梁的小丑,毫无作用的挣扎。“我再问你最后一次,说不说?”固执的双眼仍瞪着他,“不说!”

 “好,很好!”祁连杭扔下她,转身朝着他们几个走过去,从其中一个手里夺过,朝着池镇硕冲上去,在他的肩膀上狠狠一捶。“额啊!”

 “祁连杭你干什么啊!”谷语发疯尖叫爬起身,还没靠近他,便被用力踹来一脚,谷语捂着肚子被踹翻在地,池镇硕顾不得肩上的疼痛,挣扎着起身。

 在祁连杭面前毫无作用,柔柔弱弱的书呆身子,用不着,踢在他的腿上便又重新倒了下去,“你们两个还敢在我面前上演什么深情戏码?找死呢,不说分手,今天就给我死一个。”

 ***他挥着,一连在他身上敲了十几,打在他的腹部,胳膊和腿上,池镇硕双手被绑在身后,丝毫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,腹部挨了五,他反呕出几滴血,双眼被打的离涣散。

 谷语被绑在不远处的柱子上,身子倾向前绝望的大哭尖叫,“你别打他了啊…祁连杭祁连杭!

 我求求你,你打我好不好,你别打了啊!我求你了!我跪下来求你呜。”他眼里全是灰暗,哪有什么理智可言,盯着面前的人就想把他敲死,一接一,丝毫没有空隙的余地,仓库里回着频繁的撞击声。

 那几个坐在油桶上的男人们看的是啧啧摇头。好一个深情大戏就在现场,这子打的是越看越疼,那下的男人都快死了。

 谷语跪在地上看着他口吐白沫,结实的又打在他的腹部上,池镇硕早已经没力气闭上眼睛,脸色散白毫无,她的尖叫倒成了祁连杭发疯的因。

 “别打了啊!祁连杭,我跟他分手,我分手,你别打了。呜你要是没消气,你就打我!”他停下了,回头瞪着她,血红的双眼里被蒙上一层毫无感情的纱雾,池镇硕睁开疲惫的眼睛,声音嘶哑而难听。

 “谷语。”祁连杭猛地往他腹部上踹了一脚。他痛苦的拧着眉头,再也说不出话,他走过去,解开绑在柱子上的绳子,谷语跪上前抱住他的腿,噎话说的结结巴巴。“呜别打他,我真分手,呜你会杀人的,你别打了!别打了啊!” n6ZwW.cOm
上章 咽下这口白浊(SM)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