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咽下这口白浊(SM) 下章
第35章 不喜坎棈棭
 他在池镇硕肚子上捶了一拳,单纯的因为看他很不。谷语睡醒过来后,发现头多了几本书,她迷糊糊的拿起来看了两眼,封面上写着几个大字。

 《自信即是巅峰》《自信的人格培养》《你是一个自信的人…吗?》她眯着眼,把书通通扔了下去,侧过身子,继续睡觉。听到动静的人走进来,祁连杭不愉快的把地上的书捡起来,“你扔了干什么?这可是我挑了好久的!”

 “你有病吧?”她直接转过身子,朝他大骂,“我的脚被你断了。你让我培养自信?是觉得被你断了脚,我很自豪吗!神经病,你怎么不去看看这些书?好让你那虚荣的人格多培养一会儿!”

 “我怎么就虚荣了?”刚想指着她的脸警告她,别给脸不要脸,话还没说出口,张着嘴的动作顿住。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。得温柔。“行,你要是不喜欢看这些书。

 那你告诉我,你想看什么?我通通都给你买回来,你想要什么,老子也有的是钱,我都给你买!”

 “我想要我的脚。”她语气严肃,字字有力。祁连杭沉默,空气中冷静了很久,他悄然吐出几个字。“只有这个不行。”

 “那我要你死!”

 谷语大吼着哭了就来,发疯的拿起枕头往他身上砸,尖叫的哭声,宛如一个疯子。祁连杭站在原地被枕头砸的不痛不

 他闭着眼,耳边哭声越来越大,撕心裂肺,连带着他的心肌也在梗痛。祁连杭装模作样学着池镇硕的温柔。

 但他总是达到反效果,所以又从池镇硕身上发现了一些东西,他总是穿的很朴素,又干净,白短袖黑子,就是他一个夏天的搭配,不像自己一样。

 每次都是黑色的机能风,与他天差地别。于是他去买衣服,特别清楚的记得,第一次逛商场的时候,给谷语买了那件生日礼物的裙子,那件裙子只被她穿了一次,在第二天穿上去纹身后,得全都是血。

 白衬衫和黑子,外面搭了一件米的长袖外套,他觉得自己有点像池镇硕的风格了。文艺的确实很矫情。

 祁连杭自信的拍了拍身上的长,又换了双帆布鞋,手里拿着那几本关于自信的书,站在镜子前左看右看,发现自己脸的戾气,也被这身衣服给衬托的有些柔和。“还算不错。”他很满意。

 可谷语居然连正眼看他都不肯。“别跟我怄气了。我给你带了大骨汤,你喝完脚就不疼了。”她愤怒的转过身。

 终于回过头看了他一眼,祁连杭窃喜,想让她看见自己的打扮,却不料她眼中的恶心。“你装什么装?这一身打扮你在模仿他?你以为你算个什么东西!

 恶心,你根本不配穿这一身衣服,再干净的衣服都阻挡不了你垃圾堆一样的内心,恶心透顶!”她的话,五雷轰顶一样砸在他头上,祁连杭僵硬站直在原地。

 谷语艰难从上爬起来,拖着不能动的脚,用膝盖挪动着难看的姿势走向边。“把你身上的衣服给我了。你不配穿的这么干净!了别恶心我!”她动手撕扯着里面白色的衬衫。

 手中端着的大骨汤被她打翻,全都泼在了白色的衣裳上,灼烧的痛感从腹部蔓延。祁连杭沉默的垂下头,望着她噎的哭泣,力气越来越大,硬是将衬衫纽扣给拽的蹦开,他握住她用力泛白的手指,“别碰了。汤打翻了很烫,我自己。”“你装什么温柔!别恶心我啊!”谷语气红眼睛,凌乱的头发垂散着。

 疯了挠着他的膛,往上不停的捶打,胳膊的伤还没好,他不想再添新伤。祁连杭问酒店前台要两条绳子,用来捆绑东西的麻绳。

 他将她的四肢固定在角上,动弹不得,即便是换了身衣服,也依然又重新穿上了件干净的白衬衫。

 祁连杭双腿跪在她的身侧,欺在她的上,下是她惊恐失智的一张脸,眼睁睁看着他把子拉链褪下。“你个畜牲,畜牲呜!”“脑袋别动。”

 他掏出来自己快硬起来的巴,在手心里好一会儿,变得越来越大,跟她小臂一样,光滑头蹭在她的下巴上,黑紫巴充血膨,一条条纹路筋脉兴奋的跳动。“放轻松,就把我当成池镇硕,我这身衣服是不是很容易就能让你想到他?

 你幻想着他的东西就行了。既然大骨汤都被你打翻,那喝这个也不差,反正颜色都没什么两样。”

 他明明是生气了。语气中却硬要装出一副温柔的不行,谷语气哭憋出眼泪,挣扎着手腕上糙的麻绳,“你滚…你滚啊!”修长的手指掰开她的嘴巴。为了防止她咬,两手指进她的嘴里,抵住上下颚的牙齿,强硬贯穿进去。

 “唔!”巴很大,大到她必须将嘴巴张到最开,才能完全不碰到他的东西含下去,已经好久都没进入过,这么温暖的口腔了。刺的大巴在她嘴里面舒服跳动。

 “嘶…嗯…!幻想一下,池镇硕的巴有没有我这么大?有没有这么好吃,嗯?”他病态的笑着。眯起眼睛,舒服极了,在她嘴里面进进出出,像对待下身小一样暴力。

 谷语双手紧紧抓着麻绳,挣扎的绳子绷直,眼痛苦的翻起了白眼,喉咙间的窒息不言而喻,从她涨红的脸上已经看得出相当难受。“嗯哈…真舒服,相信池镇硕在你嘴里的时候,估计也会跟我一样呢,你说是吧?”

 “呜…呜!”“哭什么啊宝贝?瞧瞧这几天哭的眼睛肿成什么了。都快睁不开了。好好尝尝啊…实话告诉我,你觉得池镇硕的巴有我大吗?嗯?”她憋红的脸,从鼻子中冒出了鼻涕,巴被口水浸,喉咙夹的头好紧,祁连杭晃动着部,一下又一下的往里进去,速度越来越快,他舒挑着眉笑了。

 “估计是没我的东西大吧,也是,怎么可能有比我还大的巴,能让你舒服呢。”***浓郁的溅在喉咙中。

 她被呛得卡住喉咙,等他出东西后,斜过身子,拼命的咳嗽,把嘴里面的全都在了上。祁连杭一言不发看着她把东西给吐完。

 “不好吃?以前可是天天吃呢,不喜欢我的,你还想吃谁的?池镇硕的吗?需不需要我去医院求他帮你点?灌在杯子里给你。”“滚…畜牲!你不得好死,不得好死啊!” n6ZwW.COm
上章 咽下这口白浊(SM)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