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咽下这口白浊(SM) 下章
第37章 自然放弃
 “为什么要这么做?打完酒店前台的求救电话再撞墙,不就是想让我知道吗?”她不吭声,把脸转向一侧。

 “何必这么费尽心思?你想让我赶紧回来,就伤害自己的身体,好让我心疼?你的确做到了。我就不明白,你到底为了池镇硕,你他妈还能做到哪一步!”愤怒的吼声在病房里回着。

 沙哑的声音越来越干燥,磕磕绊绊的从喉咙中发出慎人的笑。“谷语,是不是他死了。你都愿意为他去陪葬啊?他到底有什么好的,没权没势,只会对你花言巧语,我看他就是因为那张嘴,才勾引了你吧!”啪!巴掌挥到他的脸上,眼前人愤怒的咬着牙,苍白的脸色,因为情绪而变得通红。

 “闭上你的狗嘴!你不配说他!我告诉你,祁连杭,你若是再敢伤害他一下,我让你死!”“让我死?”祁连杭红了眼,“好啊,那我死!我拉着池镇硕一块死!”

 “你他妈的畜生啊!”谷语吼的破音,抓住他的衣角,“你不准,你不准!我会恨你一辈子,别用你那肮脏的手碰他,你不配,他那么干净的人,你就连穿上这件白衬衫你也不配!”

 “对!我他妈就是什么都不配,对你来说,我就是个从垃圾堆里面冒出来的一条狗!”他悲愤拽开她的手,眼失望,不甘心的自暴自弃。

 “谷语,我算个什么东西啊?我承认我是畜生,我断了你的就脚,还强迫你跟我做,那都是因为我爱你!我打心底的爱你啊。”

 “那池镇硕呢?他都为了你做什么了,除了会在你耳边能说会道以外,他养过你吗?我养过!

 从初一到现在,你要是没了我,你早死了!我每天不停的你,说是收点利息也不过分吧?嗯?”她再也忍不住了。气哭的浑身发抖,伸出手掌又一次扇了上去。能躲开的速度,他偏偏就是不躲。

 “你配吗?你跟他比较,你配吗祁连杭!”他着后槽牙,无所谓,“有什么不配的,都是人,怎么就不配了。我哪怕是条狗,你也该对我摸一摸了吧。”

 “他尊重我,不会像头野狗一样扑上来对我,不会让我跪着去地上的避孕药,不会一言不发的就打我,羞辱我,更不会强加我不喜欢的东西!”

 祁连杭半张脸渐红,变得越来越肿,向来狂野戾气的一张脸,垂下眸来,少见的温柔和委屈。“我改。”“你说的这些,我都改。”

 “求你了谷语,别不要我,我真不想当成一条没人要的狗,你行行好,如果扇我不能让你解气,那就拿着刀子捅我!”“恶心,脏了我的手!”

 谷语掀过被子,蒙盖住头,在被子里噎,祁连杭起身想把她扶起来,“你别这样,你脑袋上还有伤口,别碰到了。”“你滚啊!”躲在被子里的吼声撕心裂肺,他的手猛然一僵。

 很久,谷语听到了离开的脚步,轻轻关上了门,她重新掀开了头顶的被子,着通红的眼睛泣。医生进来询问她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,谷语艰难的抱起不会动的脚,放在被子上。

 “您看,我这个脚还能恢复吗?里面的筋断开了。不能走路。”他仔细打量着脚上伤口,已经被合了。摸了摸骨头。

 “你这不光是脚筋,还有跟腱,做手术是可以恢复的,不过要抓紧了。如果就这么一直放任不管,那很难说。”

 死心的灰暗又重新染上了希望,谷语异常激动,“真的吗?真的可以?”“以目前现在的医疗水平,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,可以。”医生出去不到的十分钟,祁连杭发疯似的跑进来。

 “你跟那医生说什么了!”谷语根本不打算正眼看他。“我说要让我的脚恢复,他去给我预约骨科医生来检查。”“你开什么玩笑!脚恢复了你想干什么?继续跟池镇硕私奔吗!我不同意,我不同意!”

 “我不是你的物品,这是我的脚,你亲手断了我的脚,有什么资格说不同意!给我滚,我不想再看到你。”

 他突然疾步走过来,惊慌之下,谷语拿起背后的枕头,狠狠往他身上甩,破音大吼,“给我滚啊!”***祁连杭把她摁在上,眼泪啪嗒蜂拥从眼眶中冒出来,不断往她脸上滴落,那种厌恶感,从没这么强烈过。

 “你哭什么哭!恶不恶心啊祁连杭,你以为哭就能感动我吗?”“我,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啊…我害怕谷语,求求你了。不要跟池镇硕在一起,就算脚好了也不要跟他走,我真的害怕我会控制不住。”

 “控制不住什么?再把我的脚断吗?你的确有这个本事,那又如何,我会跑得更远!一直跑!”“你不要我啊!”他呐吼着声音肝肠寸断,嘴里的口水不知道了多少。

 “你滚开,很恶心知不知道?”祁连杭失控的哭声根本就忍不住。谷语始终冷眼相看,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,他没有那个能力再阻止她不准治疗受伤的脚,但他能做的,还有一个。

 池镇硕眼睛已经完全恢复了,但上次被他踹的太狠,导致膝盖摔伤,几乎所有的伤都是被他给造成的,现在一看到他来,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地方是不疼的。

 “该不会是谷语说了什么关于我的话,又惹你生气了是吗?”“你知道就行!”他苦笑着。

 “祁连杭,你这人还有意思,不肯把她给我,又自己独占着她,到头来惹你生气还要怪在我的头上,你把她给我了。不就什么事都没了吗?”“谷语喜欢的人是我,他不可能喜欢上你!这么简单的道理,你到现在都不明白。”

 “所以我这次找你,就是为了让她不喜欢你!”池镇硕倒是很好奇,“你可以操控身体,但是操控不了人的内心,她这么爱我,你想用什么办法,说说看。”祁连杭看着他,脾气已经相当不,拼尽力气,忍下怒火。“只要你不爱她就行了,她自然就会放弃,我要让她亲眼看着你离开她!”

 “你在开什么玩笑?我有说过要放弃这种话吗?”

 “你没钱没势,给不了她任何帮助,你凭什么不能放弃她!她想要什么我都能给到,而你不能,我能上左都大学。

 那是因为学校几块地皮和教学楼都是我家给的!你呢?辛辛苦苦考上的大学,你脚下踩的,也都是我的地盘。”池镇硕情绪逐渐降了下来。“你在威胁我?”他双手兜冷哼… N6zWW.cOM
上章 咽下这口白浊(SM)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