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咽下这口白浊(SM) 下章
第40章 别不要,是
 “另一半也要,轻点。”“…好。”白娇软的子,在宽大的手掌心里赋予着温度,两只手都上了。一手一个在手心中怜爱的起来,谷语用胳膊环绕住他的脖颈往下,他把脸直接贴在了软子上。

 “张嘴。”祁连杭二话不说含住了,舌尖在晕拼命打转,给她舒服的舐感,牙齿轻咬,耳边又听到她发出嗯啊的声,下身膨的感觉瞬间爆发,运动下,已经撑出了一子的形状,壮又灼热。

 “把我放在上。”“好!”祁连杭急不可耐抱住她,听着她的指挥,下她的病号服,以及自己的子,动作全程不敢用力,小心捏着衣服的一角,紧张的就连手指都在泛白。

 她小手握住了壮的巨物,手心传来的温度让他舒服的头皮发麻。“啊…谷语,好不好,好啊。”

 他低下头,看着她眯着眼,被他给的神色离扑朔,躺在了上朝他张开一条大腿,粉的花在眼前。“出水,放进来,我。”“好!”摁着小小的蒂,手指道在拔出来。

 反反复复几次,有了润,水染手指,轻松进来再拔出去。水越来越多,打了白色单,谷语躺在身下抓着枕头嗯呀。“我可以进去了吗?”祁连杭额头青筋跳动,握住狰狞的大,小心翼翼问。

 “哈…进来,轻点。”已是迫不及待,他跪上前举起两条腿架在肩头上,头对准粉,扶着巴轻轻往里面捅入,紧致的道瞬间夹的死。“嘶啊!,好紧啊谷语,你舒服吗?好紧!”

 她突然睁大了眼睛瞪着他,声音严肃,“不准说脏话!池镇硕从来就不会说!”祁连杭全身一僵,低下头看着两个人的融处,小声道了句好。越越快。

 她全身颤抖瘫软在上,整个病都在抖动,抱着他的脖子叫的格外尽兴,红着软软的脸蛋,双眼里含着蒙雾和泪珠,被的腹部鼓起形状。

 他终于的用力,卵蛋疯狂甩打,噗呲呲的几声水声格外动听,紫巴被打成光亮,的小深处翻了出来。

 “啊…慢点,慢点啊!呜啊好嗯!”祁连杭急忙收力,抱着她瘦弱的背,语气温柔,“好,我慢点,慢点。”

 谷语眼里泛泪,紧紧抱住他的脖子,用仅能动的一只脚绕住了他的,“呜好舒服啊…好,池镇硕…哈…好!”

 祁连杭猛地瞪大了眼睛,的动作忽然停下,不知所措的嘴巴颤抖,低下头看她神情混乱的脸。***“谷语,你在说什么?”祁连杭难以置信看着她。

 她像是中了毒,搂住他的脖子啊…“我啊…池镇硕,快,我…求你了快一点,下面好呜。”

 他不知道该不该进行下去,跟他着做的人,嘴里叫的却是别的男人名字,他接受不了。无论怎么说,都不可能接受。

 “谷语!你瞪大眼睛看看我是谁啊!看我啊!”眼泪往她脸上砸了下来,谷语朦胧的躺在息着。试图动着下身,好让入她的道最里面。“我,快点我,呜求求你了。我受不了了。快一点啊!”他气哭了。

 擦着眼泪,摁住她的肩膀开始往里面拼命干她的子,在最深处,捅个不停,进去再拔出来,将她干的娇连连。“啊…啊好,快点,死了。池镇硕,我!”

 “我不是他,你看我啊…我不是他!”然而她根本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,只是一个劲的求着快点她。

 她想要高水的融合噗呲噗呲几声,得格外奋力,感点上,她刺出眼泪,呜的哭出声,抓住他的手臂哀求。

 “慢一点,受不的,慢一点,不要跟祁连杭一样,我不喜欢他,他就是这么我的。”他觉得自己疯了。抬起手往自己脸上狠狠扇了两个巴掌,右半张脸以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,“该死的!”

 “想高是吧?足你,你想要的老子都给你!”或许是被他这句老子给吓到,谷语猛地回过神,看到欺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大叫起来。祁连杭迅速捂住她的嘴巴,弯下趴在她的耳边气,轻柔的嗓音放低。“乖,别叫,不是想让我你吗?这样怎么样,够不够深,嗯?舒服吗?”很快。

 她又神志不清的样子,张着嘴巴息,“舒服,好舒服,继续我池镇硕。”祁连杭将她的双腿举高,往下低,身体柔软程度显而易见,干的她整个人抓着身下单喊痛,眯着眼丧失理智。

 “啊,好呜…到子了。轻点啊…轻一点!”祁连杭越来越快,卵蛋甩的飞速,拍击在上面打通红,狭窄的道撑出他的形状,往四周裂开,青紫狰狞的穿透道,直直入子里。动起来的速度快到模糊,根本不给她任何息的机会。

 “不行了。我不行了!”她大哭起来摇头,抓住祁连杭的手臂,“饶了我啊!太快了池镇硕,拜托,拜托了真的不行,饶了我呜!”“那可不行呢。”祁连杭伸出手,摩擦着她稚的耳朵,“乖一点,让我完就放过你。”

 “呜…呜好,给你完,死我。”他眼神猛然一暗,甚至自己也在幻想着变成池镇硕,她就是这么被他干的,居然会吃自己的醋。真是恶心啊。

 “呵,呵呵。”祁连杭笑了。发狠撞击着脆弱子,这不是在着自己,把她给死吗!脏话蜂拥而来,想要口而出骂出声。“你,死你!”

 “呜啊轻点,轻点啊!”哭花的脸蛋,梨花带雨,小脸用力憋气的通红,眼睛彻底肿的眯在一起,祁连杭停了动作,给她气的机会,摩擦着她干裂的双问。“今天你去见谁了宝贝?”

 “哈…哈没有。除了你,我谁都没有见,呜我不想回去,我想永远在你身边,别再丢下我了。我的脚真的很快就会好,你去留学我跟你一起走好不好!”

 祁连杭抬起头,擦干自己眼角的眼泪,拔出在下身的,掐住她瘦弱的身,将她整个人翻了过来趴在上,托起部奋力往里干起来。

 谷语脸贴在上,抓住单发出一声声娇媚难以忍受的娇,“好…好快啊…池镇硕,好不好啊…让我跟你一起走,你别不要我,我是你的,我所有都是你的。”“我不同意!我不同意啊!” N6zWw.coM
上章 咽下这口白浊(SM)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