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咽下这口白浊(SM) 下章
第45章 瞪大眼睛嫂
 程悦扶着电线杆子起身,“嫂子你别难受,祁哥又不是不回来了,他肯定早就知道去一趟是有风险的,才让我们护着你,但他命那么大的人,肯定会平安回来的。”谷语把头埋着苦笑,“谁知道呢。”

 ***祁连杭的手机也无法接通,在海上是没有信号,那么远的地方,怕是连收到一条信息都难。已经连着过去两周了。如果按照正常的时间,程悦说那他也应该到达澳洲了。

 “如果真的已经到了,那肯定就会有信号给我发信息,为什么现在还是一条都没有?”这让他一时间哑口无言。

 “对啊。为什么?”程悦不安的摩擦着手掌,抵在自己边眼中是焦虑,“该不会是真的出事了吧?可,没道理啊。

 这一路都风平静的,新闻上也没出现什么消息,如果出事了。这件事一定会被报道出来的。”没有新闻就是好事,有了才是大事,证明他们不仅被发现,还可能有生命危险。

 提心吊胆过了五天,突然一天,各大新闻全部冒出来名为“安纳”的龙卷风正朝着一边席卷过来,而来的方向,便是从印度洋的他们必经之地上。

 海上方还有大量的船只要求紧急避险停止航行。本以为停到岸边,祁连杭那一艘船就能平安无事的度过这场龙卷风。

 “嫂子,祁哥做的是黑船,黑船是根本没办法停在各个国家岸边的,万一被抓到偷渡那就完了。与其直接被抓,肯定会选择在海上碰运气熬过这场龙卷风。”

 “那怎么可能!”谷语顿时脸色如灰,二话不说拿起外套,“我去找人,这顿饭钱回头我给你。”

 “不,不是,嫂子你去找谁啊!”她急匆匆跑出了食堂,住的酒店里大学很进,一路跑着回去。来到前台时慌乱询问,“我问你们,你们这家酒店是哪个公司收购的,是不是姓祁?”“是,是姓祁。”“我找他有事,有很重要的事情,能不能帮忙联系一下!”

 她无奈的摇头,“不好意思,我们没有这个权利的,您可以去总公司看一下,我给您地址。”“好的麻烦了!”谷语整个人都的不行,打车去了公司楼下,被告知没有预约不能见面。

 她连那男人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,只晓得是祁连杭的父亲,见面根本就是难上加难。一直在楼下大厅内等了一整天,还是没有见到人出现。谷语焦急的看着电梯,来来往往的员工步伐匆忙。

 那边总裁专用电梯就这么一直空着。也没有人去使用。谷语鼓足了勇气,环绕了周围一圈,起身二话不说跑了过去,等到前台发现她的时候已经晚了,她快步上了电梯,摁到最顶层,拼命按着关门键,终于在最后一刻合上了。

 心脏止不住的疯跳,手心是汗水,她找到了董事长办公室,敲门急忙推了进去。“你好,我来找人!”坐在桌前的男人。

 就是她要找的,不过桌子旁站着几十个穿着西装的男男女女,讶异的目光看着她,这时桌子上的内线电话来了。免提接下来后,是前台打来的电话,说是一个小姑娘上了电梯没拦住。

 祁安律淡然一笑,“不用叫安保了。这姑娘我认识。”见他挂完电话,谷语弯下道歉,“我不是故意要上来打扰您的,但是我想您应该要知道,是关于祁连杭的。”他挥挥手让周围的人先出去。

 “说说你的问题。”“祁连杭坐的船可能会遇到龙卷风,我希望您能救他,也将我的爸妈救出来,”男人手握钢笔,有节奏的敲打在桌子上,闷笑着抬起头直视她。“我知道,你没那么关心我儿子。不过就是想让我救出你爸妈。”

 “但是啊…我要救的可是只有我儿子一个,你可要想清楚了。我若是真的派人去营救,你的爸妈不会被救出来,带回来的,只有祁连杭。”

 “为什么…”谷语走上前拍桌子,“我不明白!您救一个也是救,救我爸妈也是救,为什么就不能再多两个人!我可以给钱的,求求您!”

 “姑娘,你觉得钱对我而言重要吗?”他言简意赅,“你知道派出去的直升飞机要承受多大的风险吗?多一个人的重量,就会造成下沉的几率。

 更何况还要面对龙卷风,为了确保我儿子能安全回来,那自然是放弃你父母。”他笑起来的模样几分和蔼,根本没办法让人生气,“毕竟,我儿子对我来说,可你比父母重要多了。”谷语眼眶猛然一涩,抖着笑。

 “这样啊。”“现在,你还想让我去救我儿子吗?如果没了我儿子在那艘船上,你父母怕是活下来的几率更小,怕是只有他,才能拼尽全力的保护他们。”她沉默了片刻。低下头,轻声道了句抱歉,“打扰您了。我这就走。”祁安律笑了声,并没多说什么。

 程悦在酒店门口蹲着她回来,大老远便看到了她从出租车上下来,擦着眼睛,跑过去喊着她。“嫂子,你是不是去找祁连杭父亲了?”“嗯。”看她红着眼,便能猜到结果了。

 “你,不用担心的,肯定会没事,我刚才听新闻上的专家说,这个龙卷风很可能就换地方去吹了,也不一定经过他的必经之路嘛。”“你不用安慰我了。什么样的结果我都能接受,就算他真的回不来也无所谓。”

 “啊?”程悦惊讶。谷语扯着嘴角,出艰难的笑,“天命嘛。”许久没有人拨打通的电话,突然听到了信息铃声。是祁连杭!她急忙从口袋里翻找出来,点开看,让她出乎意料,一时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难受。【池镇硕:脚伤好了吗?】程悦撇头去看,发现是个男生的名字,瞪大眼睛。

 “嫂,嫂子!祁哥这还没出事呢,你就已经找好下家了吗?你不能背叛他啊!他那么喜欢你,你怎么能背叛他!”***她从来没想过池镇硕会主动给她发消息。

 以至于想了很久,在对话框中也编辑不出一个字,她拿起电话点开熟悉的号码拨打了出去。电话里嘟的三声,很快被接通了。熟悉温柔的声音,低哑磁穿透过耳膜。

 “谷语,怎么想起来跟我打电话了?”“不是你刚才给我发的消息吗?”他轻笑,“最近新闻上说。

 那边有龙卷风要过去了。台风天小心,记得躲在室内别出去,你那这么娇小的身板,应该一吹就没了。”她垂着眸,情绪很糟糕。“我以为上次,你就已经跟我道别了。 n6zwW.cOM
上章 咽下这口白浊(SM)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