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咽下这口白浊(SM) 下章
第47章 什么不说
 “你说的连杭?他来救我们的,给了我们假身份和机票,但是机票都已经卖光了,他前几天说坐船回去啊…听说海上风大。”

 女人的声音很紧张,一边说一边心疼,“那孩子人很好,给了我们很多钱,他要是真坐上了船铁定会出事,小谷,我们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啊。”谷语一时间觉得呼吸困难。

 机场的跨国电话信号很不好,没多久便断开了。耳边一下恢复寂静,谷语一时间不知道该笑该哭。

 但是祁连杭的父亲,总会能救他回来吧,那这样,她爸妈也平安无事,就可以放心了。程悦在一旁说道,“嫂子,谁给你打的电话,你脸色怎么这么白啊…没事吧?”她咽着口水摇头,“没事。”

 “你嘴好干,要不喝点水?”“我都说我没事了!”程悦被她莫名由来的火气吓了一大跳,紧闭着嘴巴不敢说话,然而最坏的消息还是来了。

 祁连杭的父亲传来消息,船在海上面翻了。很严重,人几乎全都没有找到。龙卷风在海上面不知道会把人刮在哪里,最好的打算,是随便刮在周围的岛屿上。

 那处海洋上有很多大大小小的岛屿,最坏的,便是直接沉入海里,连打捞尸体上来的机会都没有。谷语心情顿时沉入谷底里,呼吸一时间提不上来,窒息的仿佛被人给捏住喉咙。

 他父亲跟她打电话,语气并不怎么好,忍着怒气。“我儿子把身上全部的积蓄都给你了父母!

 让你父母坐飞机,他去坐船!姑娘,我劝不了我儿子离开你,但是他为了你能这么拼命,我不知道你怎么想。”她一句话都说不出口,滚烫的眼泪翻涌在眼眶,捂着脸低头。

 “对不起。”“你不需要跟我道歉,如果祁连杭回不来,那我想,我也无法原谅你的父母!”电话挂断,谷语手颤抖的已经握不住了手机,从手心里往下掉落砸在地上,着鼻子不停摸着眼泪。台风持续了一天后停了。

 海上的搜救行动很震撼,新闻上到处都有在播,无时无刻都能看到。整整两天过去,没有任何的线索,像是在大海捞针,每救出来一个人,要么是神志不清,要么就是漂浮在海上不知道淹死了多久的人,她没办法沉浸在爸妈都回来的喜悦里,只有的愧疚,如果祁连杭回不来。

 那她就要自责一辈子了。谷语每天都会去附近最近的寺庙里祈祷,她能做的只有这些缥缈虚幻的东西,祈求用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,也甘愿让他还有一线生机。过了一周,已经很少来找她的程悦,忽然给她传来消息。

 “祁哥好像被找到了。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,但是他父亲把这件事情瞒了下来,是生是死我也不知道,嫂子,如果人找到是生还的,那应该不会隐瞒下来才对。”

 “你的意思是说,人死了?”“啊不是不是!我没这个意思,我也很担心啊。可是根本不知道是生是死。”

 谷语想了片刻,“那,你还知道什么小道消息吗?”他眼前突然一亮,“有!从海上被救回来的人,都会转院到蕲州医院里。”“那现在就去,我订机票。”她表情很平静,说做就做。

 “嫂子…”“别废话了你去不去!不去我自己去!”程悦咽着口水点头,“去。”

 凌晨两点到达的地方,疲力尽的打车到了医院,半夜医院人来人往,这里依然很忙,打听过位置,谷语马不停蹄的往前跑,程悦已经累得眼睛都要睁不开。

 突然,她停下脚步,抓住他的胳膊猛地往拐角拉去,一头差点磕上墙壁的瓷砖。谷语小心往外看,程悦惊讶,“那是祁连杭的父亲啊,果然是在这里!”

 男人跨着大步急速往前走,双手兜,脸色严肃又阴郁,心情很明显不好,看着他走出了医院大门,急忙拉着人往前跑。

 这里全都是重症监护室,证明还有希望,外面狭窄的玻璃窗,踮起脚尖还能看到里面在病上躺着的人。两个人分头行动寻找。

 在最后一间,谷语终于看到了那个浑身被管子,奄奄一息的祁连杭。眼泪夺眶而出,她手掌贴着门,费力踮着脚尖,只能凭借着一条隙看。里面的人身子好消瘦,脸颊几乎没了,根本一点都不像他了。

 带着氧气面罩,微弱的呼吸下,昏不醒,不知道究竟在海上经历了什么,跟之前临走时的他天差地别。程悦喜极泪涕,兴奋的拍着门,“欸人没事嫂子!这没事啊…我就说祁哥命大!真没事!”

 她无措擦着眼泪。问过医生才知道,原来一周前就救回了医院,但是一周过去,人丝毫没有要醒的迹象,被灌了太多海水,再加上冷风,这么下去不是死就是变成植物人。***

 医院的人不让她进去看,谷语一直坐在门口也不走,程悦靠着墙壁睡了一觉,直到一句厉声低沉的声音把他给震醒。“你为什么在这!”谷语坐立难安的站起来,朝着面前高大的男人愧疚鞠躬。

 “对不起!我真的很想见祁连杭,能不能让我进去见他一面,求您了。”

 祁安律自始至终皱着眉,一旁的程悦睡意朦胧也跟着起身,见他看着自己,急忙说道,“叔叔,我是祁哥的朋友,也想进去看看他,可以吗?”

 他很久不说话,谷语一直弯着没有起身,程悦感觉到气氛压抑凝结,摸着鼻子不知所措。

 “我儿子现在醒不过来,你进去了有什么用?在他耳边道歉吗?你觉得他听得到吗。”谷语眼眶一酸,“他是我爸妈的救命恩人,我只是想进去看看他,拜托您了。”祁安律捏了捏眉心,不耐烦的一啧。

 “拜托,拜托您。”若是不松口。她会一直这么鞠着躬不走,祁安律沉寂了半天。“一次只能进去一个人。”程悦急忙让路,“嫂…你先进!”

 进去之前要先经过一条长长的消毒通道,每一间重症监护室里面坐的都有一名医生,观察着病人的情况,穿上消毒服后,她就来到了病前。

 一旁的医生正在记录着他的脉搏心跳,谷语坐在凳子上,隔着手套,握住那只骨骼分明的手,什么也不说,低着头用手指轻轻摩擦着。一直这么看。“或许你可以多跟他说一说话,说不定就能醒过来。” N6zWw.CoM
上章 咽下这口白浊(SM)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