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咽下这口白浊(SM) 下章
第55章 冷直打哆嗦
 “宝宝还有什么疑问吗?我把我的事情全都告诉你,你也不要对我有所保留好吗?做什么都不要瞒着我,否则我会生气。”“啊!我没有什么瞒着你的!别,别掐了。”祁连杭放开被他掐红的

 他心里还一直有个坎儿过不去,那就是池镇硕,一度怀疑谷语现在喜欢自己的样子是不是装出来的。就像以前明明不乐意,还要尽力讨好,对自己阿谀奉承,他真的好害怕。

 “宝宝,我好喜欢你啊…不止是身体上的喜欢,你的心我都要,全都给我,求你了。”“好凉…祁连杭,我好冷啊…别了。”“等我进入你就不冷了!”

 子被扒掉在脚腕,皮肤上浮起一层寒冷的疙瘩,大手放在腿处不停抚摸着她的寒冷,谷语全身上下都在颤抖,双腿冷的打颤根本站不稳,祁连杭抬起她的部。“转过去,撑着玻璃窗弯宝宝。”

 谷语哆哆嗦嗦的照做,链拉开的声音格外大,炙热的在冰凉的皮肤上终于传来了丝暖意,食指捅着感的道,进再拔出,很快了些润,让他迫不及待掰开了进去。

 贯穿的那刹那,谷语浑身一抖,捂住又再次鼓起来的腹部,窗外夜灯火通明,脚下车水马龙人不息,不断哈的气在玻璃窗上浮现雾霾。

 一又一,温柔的进攻,的越来越多,庞大的巴捅的好深,折磨着软成一塌糊涂的身体,谷语几乎快被哭了。啊呻的声音起伏不断。

 祁连杭在她耳边耐心说着温柔的话,放慢速度让她没那么疼,这是第一次,让她这么快就了到达高

 “呜…受不了。受不了了!”“可还没结束呢乖,数着到十二点的倒计时,我准时进你子里好不好?”“呜我不会数…”

 “看窗外。”她艰难的抬头,高楼大厦上面开始照灯光,闪烁着十二点的倒计时,还有半个小时,谷语看着那些数字都觉得绝望。祁连杭将她倒了沙发上。

 除了道用力以外,好让她没有那么费劲,屋子都是她气息不稳的叫,声音越来越大,每一声都穿透进他的心脏,动听的实在是美妙极了。“嘶啊…,夹的好紧啊…好暖和,宝贝感觉到了吗?”

 “呜祁连杭!你饶了我吧,饶了我!”“告诉我还有多长时间。”“三,三分钟!”“连三分钟都顶不过去了吗?小废物。”

 “我才不是,不是废物啊!恩啊!哈轻点,啊进去了子不行了!要捅坏子了!”口水和眼泪一同了下来,疯狂滴落在沙发上,终于,倒计时来了,她已经快要撑不住了。身子抖得厉害。呜十…九,八…别撞了别撞了啊!”

 祁连杭疯了一样用巴快速贯穿着她,眼红怒意,声音低发狠,“给我接着数!”“呜啊!我不行了。我不行了啊!四…三。”

 她被撞得一塌糊涂,破碎的一还没有说出口,浓浓的进来,打在感的子壁上,麻麻的触感,直接将她入了高顶峰。

 耳边爆炸的烟花声越来越模糊,五彩斑斓的光芒照红的脸蛋上,她已经撑不出了。迷糊糊趴在沙发上,彻底被晕。***打火机点燃仙女,滋啦滋啦往周围散发着焦黄星火。在谷语瞳孔倒映着闪烁,如同星光,嘴角翘的越来越高,被这烟火彻底吸引着

 “好漂亮。”一直燃烧尽头,火焰慢慢消失,细小的铁上传来灼烧感,从手中掉落,砸在脚下细软的沙滩上。还没等她弯下去捡,一只手抢先一步,将它扔进了黑色的垃圾袋中。

 “还要玩吗?”祁连杭问,不过看她一脸期待的表情,不用问也知道了。“这些全都是你的,想玩多少玩多少。”“那我全都要玩。”

 “没问题!”他攥着大把,将打火机的火焰调到最高,点燃那些全部,顿时间,刺眼的光照亮在清澈的瞳孔中,她兴奋的表情越来越大,火星刺啦燃烧。

 在黑夜的沙滩上照着独特的光芒,头顶闪烁着飞机夜晚行驶的灯光,震聋耳的声音,低飞行速度,正朝着不远处的机场降落。

 一直玩到了深夜,将那一袋子的烟花放的一干二净,谷语终于足跟着他回家了。爸妈都睡着了。蹑手蹑脚的打开门,一路做贼似的遛进卧室里,一种偷腥的感觉相当刺

 第二天一早,谷语听到祁连杭捻脚捻手穿衣起声,他说过今天有事情去找他爸,谷语没多想翻了个身接着睡,感觉到他出去时为她惗好被角,低下头轻吻在她的嘴角上。

 等她醒来,已经是中午了,在刷牙时,听到妈妈在厨房里念叨着。“家里怎么没盐了。”谷语急忙漱完口,“妈,我去买吧。”

 “那太好了。!顺便买点调料回来吧,都是小东西你拿的住,自己一个人没问题吧?”谷语撇了撇嘴,“妈你怎么也变得跟他一样了。楼下就是超市,你不用担心我。”她笑着应好,“记得穿厚一点。”

 外面还飘着零碎的雪花,通常这天气,只需要在睡衣外面套个能裹到小腿的棉袄就行了。祁连杭的黑色羽绒衣,恰巧就能裹住她的身体。一边拉上拉链一边往外走。走出家的刹那,整个寒气都扑面而来,楼梯间的冷风蹭蹭而上。

 她双手兜跺着脚,呼出白雾抖了抖身体。路上都是地的雪花,戴着帽子,也阻挡不了那些雪花落在她的睫上,她实在不想把手从暖和的口袋中伸出来,左右甩着脑袋试图把那些雪花抖掉,滑稽的样子自己都觉得可笑。

 顺着一条路一直走三百米就是一家大型超市,思考着等会进去要不要推个手推车,调料瓶瓶罐罐,应该很难拿住。“谷语。”这声音,她还以为出幻觉了。没在意的往前走。

 “谷语!”猛地停下脚步,头顶的帽子就这么被拉开了。冷风灌进衣领里,她冷的直打哆嗦,却硬着自己冷静下来。“果然是你,刚才在拐角的时候看到你了。

 穿的这么严实,我还以为自己认错了。我昨晚回来的,就是为了来见你。”面前的男生忽然有些不认识了。 n6ZwW.cOm
上章 咽下这口白浊(SM)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