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咽下这口白浊(SM) 下章
第60章 但久久之
 谷语不做声了。垂下头一言不发。祁连杭本身就不想让她出去,继续炒菜,时不时的斜眼看着她,她是真的看不到,但还是心虚。

 当把蘑菇送入她的嘴中时,没有犹豫的含住,脸上的表情也丝毫没变化,祁连杭这才放心了。“我想自己夹。”

 “小心点,筷子给你。”太久没使用这种东西了。她抚摸着盘子边缘,只能凭借着感觉,歪歪扭扭夹住蘑菇的一角。

 “真,夹起来了。”谷语笑的格外灿烂,递到他的面前,“你吃。”祁连杭笑意刹那间顿住。他不急不慢张着嘴巴发出啊声,然后用两手指捏着蘑菇,发出嘴嚼声,装的像模像样。

 “油味是不是有点重了?”他问。“还好吧,没有什么油味。”“是吗,宝宝已经吃习惯我做的饭了啊。”头顶落下的手在来回抚摸着她,谷语抿一笑,继续尝试夹菜。

 她看不见还有一个好处,便是能随心所对她做任何想做的事情,晚上的爱也根本反抗不过,因为看不到,内心的恐慌总是会下意识的答应他。

 谷语自始至终都要抓住他的手指或者衣角,做时变得格外听话,什么姿势都肯,下腹侵入的感觉,叫声也变得妩媚极了。

 她的脊背上还纹着他的名字,每次后入都被这三个字给刺到,把她撞得连连求饶,掐住垂下来的子爽快抓在手心里,入子深处,干的她眼泪往下掉,噗呲噗呲水声,越来越大。

 “不行了。不行了祁连杭,慢点啊呜。”谷语抓住子上的大手,无助的噎,“好痛,你轻点掐,轻点…”

 “嘶好!好啊宝宝,我好爱你,下面夹的我好紧,你是我的谷语,你是我的!”他弯下啃咬着她脆弱的脊背。

 在他的名字上啃咬下一个又一个的牙印,疼的谷语连连求饶,趴在上痛哭着求他住口。可祁连杭没听,反倒变本加厉,以为她的嚎叫便是情趣。

 她永远都看不到,自己身上多了哪些淤青和伤痕,只会感觉到深入骨髓的疼痛。“宝宝我爱你,快说你爱我,我好爱你,没有人会比我更爱你了!

 你一辈子都要在我身边,哈哈…是一辈子!下辈子也是!”皮肤上莫名起了层小疙瘩,谷语身体颤栗的不像话。

 她抓着单,用尽全力咬住下,拼命咽下自己即将发出的痛苦呻,只能从鼻腔里哼出矫情声。

 这样的爱折磨了她近半个小时,祁连杭拍打着她的部,深一口气,“我要了宝宝,都给你,全部都给你,你要好好的保护它们,给我生个孩子!”“呜…呜慢点,慢点啊…祁连杭!”她终究是顶不住了。

 强烈撞击把她干到失去理智的仰头哀嚎,阵阵息着强迫她接受巨量的,全部入子。“拔出去,拔出去啊呜!”汗水和碎发黏在额头上,神志不清,凌乱躺在上蜷缩脚趾。

 “宝宝,别哭宝宝,我爱你才会把给你啊,难道你不想给我生孩子吗?”谷语觉得自己已经没了生存的价值,唯一的,可能就是留在他身边,成为他夜夜发器,还有生育他的孩子。

 ***结婚三年,终于才有了第一个孩子。是个女儿,谷语从她出生开始,便寸步不离的在家中抱着她,怀中的孩子不哭不闹,她也只能凭借着抚摸来感觉孩子是什么模样。

 祁连杭有时会告诉她自己去上班,但关上了门,人还在家里,坐在厨房后面避免让她触碰到,在家里一直看着她,眼睛看不到。

 她自始至终都不敢把孩子放下,生怕伤着。做母亲的样子,是也从未见过这么一脸宠爱的时候,祁连杭心中有几分不忍。

 可谷语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孩子身上,这本来不是他想让她生出孩子的目的。于是在女儿满月的时候,将她送去了育儿所,在谷语面前谎称女儿生病,必须去医院治疗。她信以为真,情绪也落寞的阴郁。“祁连杭,我的眼睛什么时候能看到?”

 “为什么要纠结这个?有我陪在你身边,我就是你的眼睛。”谷语将手慢慢从他手指中缩回,“我求求你好吗,我真的很想看到。”“宝宝,我也在想办法让你眼睛能恢复的,可现在真没有别的办法。”

 “你有的,你有办法的!你只是不想让我眼睛恢复!祁连杭,呜我不会离开你,我真答应你我不会离开,所以求求你了。把我眼睛还给我!”她大哭着。眼泪断断续续的从眼眶中挤出来。

 祁连杭皱着眉,只幽幽的叹了口气。“你太累了。睡一会儿吧。”“呜!呜祁连杭,求你了。求你了啊!”他摁着她的肩膀,强行让她躺平在上,“我去给你做饭,先睡吧。”

 “祁连杭!”谷语明知道看不见还要追上去,掀开被子,结果刚翻下身就重重滚落下了,手肘和膝盖蹭破了皮,跪在地上无助大哭着。想要辨别门口的方向,可她迷茫的连站都站不起来。

 祁连杭呆滞的在门口,回头看着她,想要迈出一步的双脚都在颤抖,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。

 一个深陷黑暗失明绝望的人,正在向他乞求着。还回双眼,是啊…都已经为他生过孩子了。怎么还会离开他。可他做不到,将她的视力恢复,宁愿她一辈子都这样瞎着。什么都顺从他。

 “宝宝,你乖,好好躺在上。”谷语用力拍开朝她伸过来的双手,跪在地上捂住双眼哭的无法呼吸,祁连杭手落在半空中,不敢去碰她,她现在就是个浑身长倒刺的刺猬。哭了很久很久,她以为他走了。

 自己扶着边慢慢的爬起来,摸着枕头躺上去,躲在被子中啜泣。祁连杭坐在地上,蜷缩起长腿,无力的垂下头。

 谷语没能看到女儿长大的日常,她甚至连耳边孩子欢笑哭声都听不到,祁连杭一直说女儿生了病在医院,但久而久之,她就知道这是谎话了。

 开始的反抗并没有任何作用,毕竟她就是个瞎子,她做什么都逃不过祁连杭的眼睛,后来也渐渐放弃了抵抗,甚至。

 她几乎都要忘记自己为他生过一个女儿,每天每夜都陪在他的身边,白天在办公室里寸步不离他,坐累了便靠在他的肩膀上睡着。晚上在上身子被摆成各种姿势,下的侵入撞裂呻声模糊。 n6Zww.COm
上章 咽下这口白浊(SM)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