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假性亲密(H) 下章
第6章 只是因为下雪
 他伸手示意站在一旁的助理,助理立即钻进车里打开双闪,“现在打着双闪呢,你再看看。”果然,那辆车子的双闪灯在跳动。

 他怎么真的来了?速度还这么快?只是她妆没卸衣服也没换,怎么可能下去呢,“我爸妈在家呢,我不下去了。”还好,周母的敲门声救了她,“青青,你干嘛呢?”“妈,我马上出来了。”

 这话周木青故意对着电话那头的江承言说的,“我妈喊我了。我挂了。”不等他反应,她直接挂断了电话,从衣柜里抓了套家居服准备换上,上的手机响了一下。

 她拿过手机点开微信,江承言只发了一句:十分钟,你不下来,我就上去,他又威胁她,但她知道他干得出这种事,换了套衣服,又抓上件厚的外套就跑下楼了。

 “爸妈,我下去一趟,马上就上来。”留下一脸懵的父母相互对望,这孩子搞什么啊?看着她从楼道里跑出来。

 可停在了大门里面站着不动了。江承言看了眼时间,正好十分钟,挑了挑下巴,示意她出来,透过玻璃门看着他一身黑色西装套装,半靠着车门,长腿被路灯照下显得修长,特别帅,她有时候都会觉得自己是看上了他的长相和身材,令人罢不能。

 拉过外套将身体裹起来,她指了指外面,用嘴型说,“太冷了。”太冷了?他轻笑,他在外面吹冷风。

 她怎么不觉得他冷啊?看着他站直了身子走过来,她只能推门出来了。寒风胡乱的拍打她的小脸,把脑袋里的那点小心思全都吹走了。

 “你怎么来了?”他伸手开她脸上的头发,精致的妆容,“化了妆要去哪啊?还是刚从哪回来啊?”完蛋,忘了卸妆了,她脑袋飞快运转,“没有啊…我就是试试客户寄来新的美妆产品。”

 这丫头真是嘴硬,他捏着她下巴抬起头,“我刚刚在年会看到一个穿着黑色长裙的女人,和你好像。”瞬间瞪大了双眼。

 但周木青还是存着他应该没看见她的侥幸心理,“是吗?漂亮吗?”他掏出手机,打开相册递到她眼前,“我觉得还行,你看看漂亮吗?”照片上的女人就是提着裙摆往外走的她,既然被他发现了,她也没什么好装了。

 “哼,那你都看到我了。你怎么不叫我啊?”这丫头还会倒打一耙了,他无奈的笑笑,“你跑得那么快,我都追不上你。”他居然没发脾气?嘴角带着丝笑意,可事实证明她把他想得太好了。

 他的笑意渐渐褪去,他搂过她的细靠近他,语气透出一丝不悦,“不是让你别跑嘛?”知道他生气了。她主动伸手抓住他的衣领,语调软糯了些,“我是去工作。”

 “那你看到我跑什么?”他戏谑的挑眉,“你要上楼跟你父母说一声,还是直接跟我走?”周木青一把推开江承言,“你疯了吧,我才不跟你走呢。”他捏住了她的下巴,“我不是和你商量。”

 她被迫仰起头看着他,眼神比他还冷,“江承言,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?”他嘴角轻挑,松开了她,“那你觉得什么有意思?”她叹了口气,“反正你总是我做些我不想干的事,这真的很没劲。”

 最近这丫头脾气真的渐长,特别是这次从三亚回来更是猖狂得很,总是和他对着干?他微微皱起眉,“我觉得有意思的,特别是干你时最有劲。”脸瞬间就红了。

 她有些气急败坏的瞪他,似乎想从气势上就倒他,“江承言。”见她气势汹汹的,他反而还笑了。“现在可以跟我走了吗?”她正要拒绝,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,让她心中一颤。

 “周木青。”她连忙回过身,就看见了站在门后的父母,下意识的看了眼江承言,往旁边挪了两步,与人拉开距离,有些尴尬的笑了笑,“爸妈,你们怎么下来了?”

 周家父母前后从里面出来,周母看着江承言,“这位是?”江承言倒是淡定,主动打招呼,“周老师好,师母好,我是江承言。”周老师?周木青不可置信的看着江承言。

 他认识父亲?她怎么不知道。周父是京大的经济学教授,江承言部队退伍之后去京大上过MBA的课程,而周父就是他的经济学科的老师。

 周父没有多言,从江承言身上收回视线,转头对周木青说,“青青,外面天太冷了。我们上楼吧。”周家父母都下楼了。

 江承言自然是带不走周木青了。更重要的是,周父除了与江承言眼神交流之外,没说过一句话,更没提起让他上楼坐会。江承言还在回去路上就收到了周木青的微信:我爸爸好像不是很喜欢你。

 他微微皱起眉,本没打算回复的,可过了几分钟还是回复:来方长。来方长,这句话他似乎常常对她说。***江承言出差了。临近过年,他工作忙,各地到处跑,而周木青也乐得自在。

 不过她除了工作参加活动之外,大多数时间就是和沉佳禾窝在家里一起追追剧,再出去逛逛街,也没什么特别的消遣。

 年二十六的时候,周木青送沉佳禾去机场回伦敦,沉佳禾真的不愿意在国内过年,周木青怎么劝都不肯留下来。送走沉佳禾,周木青心突然变得空唠唠的,看了眼手机。

 她和江承言上次微信的聊天记录停留在十天前,他给她发“得出差一段时间”她回复“哦”再往下就没任何联系了。

 半个小时前,江承言刚刚落地京市机场,坐在车里也是盯着手机看,看着十天前和周木青的聊天记录,微微皱起眉,这死丫头真的没联系自己。

 他本想给她发条信息了。可按下键盘字母,犹豫了几秒后又删了。有些烦躁的将手机扔在一旁,他降下车窗,吹吹冷风清醒清醒。

 京市又下雪了。马路两边堆积着厚厚的雪,扑面而来的是清新的雪的味道,只不过也是因为下雪,堵车了。

 视线一转,江承言看见了另一条车道的那辆AMG,再看了眼车牌号,确认就是周木青的车。 n6zwW.cOM
上章 假性亲密(H) 下章